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首播

重播

   12月22日,防触电安全插座专利技术发明人、宁波萨雷斯电器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敖谦平再也耐不住心中的闷气。他在宁波市法制广场召开记者会宣布,将通过各种渠道继续对飞利浦侵权行为进行申诉,为自己讨一个公道。

    “飞利浦公司制造销售的插座上刻着我的技术专利号,而飞利浦公司从来也没获得过我的专利授权。这么明显的侵权行为,飞利浦还不侵权?”敖谦平愤愤不平地说,“我发誓要将这场维权进行到底,不打赢这场官司决不罢休,请全国人民都来见证。”

    敖谦平认为,如果国外企业能够通过“曲折迂回”的办法在标注自己的商标、条形码、企业名称的产品上公开使用中国人的专利,而不违法。这到底是中国的《专利法》存在漏洞?还是法院的判决存在问题?我们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该如何保护中国人的正当权益?

\

    我的专利怎么让飞利浦用上了?

    敖谦平是电器插座方面的工程师,1996年7月就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了“安全插座”发明专利,并在2001年10月31日获得发明专利授权。

    2005年底,敖谦平带着他的专利来到深圳市和宏实业有限公司,担任工程师负责“安全插座”的开发,并与该公司签下了一份专利实施许可合同,该合同宁波中院认为,敖谦平同意和宏公司在许可期限与产品范围内将专利技术许可给第三方以OEM、ODM委托加工的方式使用等,上述约定的许可对象是和宏公司,其制造、销售的产品亦对应的是和宏公司自己的产品而非其他公司产品,显然不包含飞利浦公司委托和宏公司为飞利浦品牌定牌生产的这种ODM关系。

    但就在和宏产品通过检验并刚推向市场之时,和宏公司就以劳动合同到期为由,迫使敖谦平离开了该公司。

    敖谦平2008年10月来到了宁波,与人合伙投资创办了宁波市鄞州萨雷斯电器有限公司,并以“萨雷斯”为该“安全插座”的注册商标。

    2009年初,正当“萨雷斯”将安全插座大批量推向市场时,敖谦平却突然在全国各地发现大量的标注“PHILIPS”商标的飞利浦安全插座。令人惊讶的是,飞利浦安全插座上的专利号竟与自己的发明专利号相同。事发蹊跷,敖谦平决定一查到底。

    两次诉讼,萨雷斯先胜后败

    经过认真的查询和资料收集以及飞利浦公司在宁波中院一审时提供的证据,敖谦平发现,是他以前的合作方深圳和宏公司“搞的鬼”。和宏公司在未经他许可的情况下,私下与飞利浦公司合作将他的专利许可给飞利浦公司产品使用,然后在全国大肆销售。2010年11月,愤怒的敖谦平将飞利浦告上了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

    经过两次庭审,宁波中院判决:飞利浦公司通过惠州市和宏电线电缆公司定牌生产“安全插座”产品的行为,并未获得专利权人敖谦平的许可,已构成侵权,深圳和宏公司提供该专利模具给其他公司实施生产并销售飞利浦品牌“安全插座”产品的行为,也构成侵权,故判决飞利浦公司、和宏公司停止生产、销售敖谦平享有的该发明专利权的产品,共同赔偿其经济损失80万元,外加销毁用于生产侵权产品的模具,销毁库存的侵权产品。

    飞利浦及其合作伙伴深圳和宏公司不服,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浙江高院经过两次庭审后进行了宣判。浙江高院判决认定,飞利浦公司制造销售该安全插座专利产品不侵权。浙江高院的理由是,飞利浦委托惠州和宏公司加工该专利产品,随后又卖给深圳和宏进行销售,该过程中飞利浦不存在侵权行为。

    “请问飞利浦没有经过我的专利授权,凭什么委托别人生产该专利产品?浙江高院的判决与《专利法》的规定存在疑点。”在获知浙江高院的判决结果后,敖谦平非常气愤,“飞利浦未经我的授权就直接使用我的专利,我要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与飞利浦公司维权到底,决不罢休。”

    据律师介绍,浙江高院判决生效后,敖谦平还可以通过以下几个渠道维护自己的权益,包括1、向浙江高院院长申请由院长启动再审程序;2、向浙江省检察院申请抗诉;3、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而敖谦平则表示考虑将这个案子告到中央去。

    “你看飞利浦的这个安全插座产品,上面刻着我的专利号,却没有任何和宏公司的内容体现。这种产品没有经过我的专利授权,却堂而皇之地摆上了全国商场超市的货架。”敖谦平对着飞利浦的安全插座包装及产品,指证着飞利浦侵权的事实。记者注意到,这款由惠州和宏公司为飞利浦公司代加工生产的产品,在其包装上没看到和宏公司的字样。

    敖谦平的代理律师吕甲木对浙江高院的判决也提出了八大疑点并进行了上诉,他认为,该案在中国等定牌加工非常普遍的发展中国家非常有典型意义,一些跨国企业通过与国内已获得某种专利许可的企业“合作”进行“定牌加工”的方法,利用、侵占国内的重要技术成果,并获得巨大利益,这对于拥有核心技术的国内企业培育自主品牌非常不利。他说:“此案将有可能对跨国企业的这类行为起到不好的示范作用,使得一些跨国企业将会利用各种非正常手段,坐享中国知识产权成果;而中国企业和知识产权权利人却要因此遭遇越来越大的压力。”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

channelId 1 1 萨雷斯继续上诉飞利浦 1